当前位置:首页  教学科研

闽江学者讲座教授、复旦大学教授白红义系列讲座之三:社会学家如何研究新闻?

时间:2021-07-06浏览:10

闽江学者讲座教授、复旦大学教授白红义系列讲座之三:社会学家如何研究新闻?


71日下午,闽江学者讲座教授、复旦大学新闻学院白红义教授在我校传播学院三楼融媒体教室开展了一场题为“社会学家如何研究新闻?——重访《做新闻》与《什么在决定新闻》”的讲座,本次讲座由传播学院王金礼教授主持,我院谭雪芳教授、黄华副教授与2020级、2021级部分新闻传播学硕士生参加讲座。

白红义教授从新闻社会学的黄金时代的著作讲起,通过亚历山大(Alexander)对于“经典文本”的阐释,去理解《做新闻》和《什么在决定新闻》两本书的重要意义。亚历山大在与默顿的对话过程中,认为经典文本(classics)在社会科学中居于中心地位,经典文本是指在那些学科领域内占据特权地位的历史文献(Alexander1989)。白红义教授认为《做新闻》和《什么在决定新闻》两本书正是拥有这样的经典文本意义,从而提出了“我们今天称之为‘经典’的特定文本是如何被认可的?为什么有的文本取得了这样的地位,而有的却没有?”的问题。

塔克曼在《做新闻》中探讨新闻人与新闻机构是如何选择、处理有关社会世界的信息的问题,这其中涵盖了四个田野地点,包括地方电视台、城市日报、纽约市政厅新闻中心的实地观察以及对纽约市女权运动的报纸记者的访谈。塔克曼将自己的研究方法称之为“老牌的芝加哥学派的参与式观察”,作为一名观察者出现在新闻室内外。而她所使用的理论,则形成了“一个各种亚理论构成的伞形范式,包括以舒茨为代表的现象学社会学、以加芬克尔为代表的常人方法学、以戈夫曼为代表的符号互动论和以伯格和卢克曼为代表的社会建构论”(张梅,2020)。白红义教授认为,引用塔克曼“新闻是通往世界的一扇窗”这样的说法无法很好的抓住她所要讨论的问题;而在塔克曼的讨论中,新闻是一种知识,能够使我们反观自己、理解外部世界的事实,而现代新闻则以工业生产的模式,不断地再生其自身的生产逻辑,包括社会结构、制度和组织的逻辑。因此,这就涉及到了如何读经典的问题——《做新闻》在不同的语境中如何可作为“经典”?或者说,我们如何在时过境迁的今天研读这部经典?白红义教授引用了潘忠党教授的话,读经典“首先要读进去,但更需要读出来,要与之对话”,要通过《做新闻》这样的经典文献阅读,去理解当下新闻生产的研究。

在对《什么在决定新闻》的分析中,白红义教授再次提及“重访”的重要性,并指出《什么在决定新闻》是一个典型的社会学分析,甘斯广泛吸收了当时的研究成果、对新闻生产过程进行了丰富的描述以及提出了一些具有启发性或描述功能的概念,这是一本在出版之处就获得极高评价的该领域的经典之作,而甘斯本人的学术地位也为这本书的跨界之举添加了典范意义。也正是在这一意义上,我们需要重访《什么在决定新闻》这部经典文本。甘斯本人在25周年的序言中说到,这本书可以被当成“三”本书来阅读:一本是记述了20世纪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美国主要的全国性媒体的新闻史著作;一本是讲述了美国新闻业的黄金时代的实际情形的著作;一本是对美国全国性新闻媒体的新闻生产过程进行的社会学分析。

白红义教授首先介绍了甘斯作为“多栖社会学家”的成长,甘斯的学术生涯涉及了六大研究领域:社区研究和城市社会学;公共政策;种族和民族;流行文化、媒体和新闻媒体;民主;公共社会学。其次是甘斯在《什么在决定新闻》中的新闻组织的社会学分析,白红义教授认为,《什么在决定新闻》大致分为三个部分——“新闻”、“新闻从业者”、“新闻政策”。在第一部分“新闻”中,甘斯通过对新闻的内容分析,得出了两个主题:一是新闻体现的主要是知名人士的活动,其中绝大多数拥有公职,而所谓的“无名之辈”必须通过特定的方式才能出现在新闻中,比如作为示威者、受害者、法律及道德违反者等;二是对新闻中的恒久价值的分析,甘斯概括出民族优越感、利他的民主、负责任的资本主义、小城镇的田园主义、个人主义、温和主义、社会秩序、国家领导权等 8种恒久价值。在第二部分“新闻从业者”中,甘斯把研究重心放在对新闻故事的选择上,更具聚焦于新闻从业者运用的不成文规则。白红义教授强调,现在再去做新闻从业者的调查要回到、追溯到甘斯在书里的说法。而在第三个部分“新闻政策”中,甘斯提出了一种多视角新闻的倡议。

在对《做新闻》和《什么在决定新闻》的分析最后,白红义教授提出了社会学家研究新闻的典范,这一典范包括问题、方法、观点三个方面。这两个经典文本都是重要的典范性作品,它们探究了哪些因素影响了新闻生产。白红义教授认为,在阅读的过程中,不只是读两位学者对于新闻学是如何生产的观点,更重要的是思考这些经典文本对于我们现在的新闻学研究的启发。最后,王金礼教授指出,讲座事实上涉及了三个层面的文本解读:文本本身、知识界的文本、以及白红义教授解读的文本。在讲座学习的过程中,我们不仅要去理解文本中的内容,更重要的是去学习如何理解知识、阅读论文的思想,以及如何提出问题、解决问题的方式。他如何从自然脉络、知识生产内外两个维度展开研究,把两个文本立体、活地展现出来。


文字:蔡雅欣

图片:王荇